财税宝典

成品油消费税7年涨近7倍

发布时间:2015-03-27 来源:原创

原标题为:两桶油曾为高油价买单 成品油消费税7年涨近7倍 

油价关乎每个人的出行成本。近日,一则关于油价的段子引来无数吐槽和争议。

“2008年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,我国油价每升6.3元人民币;2015年国际原油每桶43美元,我国油价每升还是6.3元人民币。”短短几句话几乎点燃了公众对高油价的“仇恨”之情,而中石化也自称为“冤大头”。

7年过去了,油价没有变化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在业内看来,这种对比并不合理。这几年成品油调价机制并不一样,市场化程度不同,很多时候需要依靠发改委来进行行政调节,2008年国际油价暴涨,为了国内经济平稳运行,两桶油确实曾为高油价“买单”。此外,尽管国际油价暴跌,但从去年12月份到今年1月份,成品油消费税连续上调三次。与7年前相比,消费税涨幅更是高达660%。

分析师表示,不管是国外油价还是国内油价,均是在政策管制、税收调整、行业垄断等因素作用下共同形成的。而我国成品油价格市场化也将会逐步推进。

两桶油曾为高油价买单

近日,一则关于油价的段子在微博和朋友圈刷屏。

“今天(3月20日)是一个特殊的日子。七年前,2008年的今天,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,中国油价每升6.3元人民币;2015年的今天,国际原油每桶43美元,中国油价每升仍然是6.3元人民币。请问油价到底是涨了还是跌了?”

一提到油价,公众的神经都格外敏感。乍一看,“不明真相”的群众都不免愤怒:为啥咱们的油价比人家高那么多?都是两桶油垄断惹的祸?

而中石化更是在其官方微博上回复称:今天,国际原油每桶43美元,欧盟每升约9.1元,中国每升6.3元。七年前,2008年的今天,因中国经济形势及各方压力,压缩国内成品油调价幅度,国际原油每桶147美元,欧盟每升约14.8元,而中国每升仅为6.3元。谁是“冤大头”,你懂得。

一时间,舆论一片哗然,陷入了油价高低之争,到底谁是“冤大头”?

需要一提的是,尽管国内大部分资源被两桶油垄断,但其在价格调整上并无自主性,很多时候需要依靠国家发改委来进行行政调节。而定价机制的不合理性,在不同的时期也造成了原油价格与国内成品油价格差距较大。

据了解,2008年国内成品油价格调整机制是参考新加坡、纽约、鹿特丹三地成品油现货的加权平均价来调整国内成品油零售中准价,企业在此基础上上下浮动8%确定具体零售价格。

而目前,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是10个工作日,原油均价的变化率对应汽柴油调整幅度超过50元就相应调整。

不难发现,从定价方式上来看,成品油价的调整已经越来越接近市场的变化。

卓创资讯分析师张斌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现行成品油定价机制调价周期缩短,调价频繁,与原油的联动性进一步增强,市场化程度更高,因此国内油价与国际油价走势更加接近。

张斌还提到,回顾2008年的经济危机,受原油价格持续暴涨影响,发改委在当时调控油价和经济平衡间有较多的考量,而以两大石油集团为首的成品油生产企业为了保障国内经济运行,在当时承担了大部分的生产亏损,若该部分油价全部调整,或许市场又是另一番景象。

这也是中石化在微博自称“冤大头”的主要原因。因此,“不管是国外油价还是国内油价,均是在政策管制、税收调整、行业垄断、企业利润等多方作用下共同形成的,简单的数字对比是不合理的。”张斌表示。

中宇资讯分析师高承莎也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我国成品油价格调整与国际原油走势基本一致,整体差距集中反映在调整趋势略有滞后,且调价幅度基本小于原油波动幅度。对于中国能源对外依存度超半的能源需求大国来讲,成品油价格波动幅度小,也有利于维护国内油品行业参与者,并保障能源行业安全稳定发展。

成品油消费税7年涨近7倍

实际上,之所以会出现上述段子中的情况,主要在于我国的成品油价格调整还不够市场化。

2008年,两桶油成了为高油价买单的“冤大头”。而现如今,为了鼓励节能减排,引导合理消费,自2014年11月29日起,国内成品油消费税连续三次上涨,上涨幅度为0.52元/升。而2015年与2008年相比,消费税涨幅更是高达660%或1.32元/升。

张斌指出,在剔除消费税大涨对油价带来的变化后,2008年和2015年3月20日当天的油价对比应该为5.14元/升和4.8元/升。

在2014年11月份到2015年1月份三次上调成品油消费税之后,调整后汽油、石脑油、溶剂油和润滑油的消费税提升至1.52元/升,柴油、航空煤油和燃料油消费税提升至1.2元/升。据安迅思测算,目前各项税收占成品油价格的比重提升到46%和39%左右。

厦门大学能源经济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也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我国油品的税费有过多次变动,七年前的油价跟现在的油价直接进行对比,没有意义。尤其是从去年到目前,连续上涨三次的消费税,直接导致油价没有按照调价机制下调。

而之所以会上调消费税,也与我国自身面临的特殊情况有关。由于汽车污染物排放已证实为空气污染的主要来源之一,在雾霾重压下,通过上调成品油消费税来限制汽油消费,也是治理空气污染的举措之一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今年“两会”期间,我国也针对消费税改革做了相关推进,以期待通过法律法规加速推进成品油的市场化改革。

油气改革一直在推进,但成品油市场化肯定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就表示,消费税改革的方案可能会在年内公布,考虑把消费税转移到销售环节征收,将其中有分量的一部分留归地方,增加地方财政收入。这是目前改革研究的主要思路,但具体内容还要等方案公布。

安迅思分析师梁丹也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从去年年增值税发票二维码管理办法,再到成品油消费税三次上调,可能都将会是为日后成品油消费税转移到销售环节征收做铺垫工作。今年成品油消费税政策还将会有进一步的推进。